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0|回复: 12

【和光同尘】——季霖&叶小夏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2

75

学分

333

RMB

9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组织委员

考核分: 18 分

健康值: 81 点

学生种类: 保送生

家庭背景: 普通家庭


发表于 2019-9-4 22:37: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刚刚去哪儿了?叶总找你”
【季霖刚回办公室,邻桌的同事就凑了过来。小姑娘眼睛躲躲闪闪的,怕被其他人说闲话,传句话都要看一看办公室其他人。季霖怔了怔,抬腿转身,就要上楼。后面就传来小姑娘小心翼翼善意的提醒。】
“他来的时候好像神色不好。”
【季霖到MR上班还是叶婉清在的时候,他厌倦那种无聊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也厌倦无休止的无聊的等待,于是提出上班的请求。叶婉清那个时候大抵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眼看着季霖放在嘴边又吃不下去,自己还有个处于叛逆期的儿子,偌大的家业总得有人在身边帮衬一下。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她把季霖推到了MR,手把手教他管理经营。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是叶婉清之后MR的继承人,除了季霖自己。】
【他和叶婉清除了名义上的夫妻关系之外,根本没有维系的纽带。他的出现不过是为了替叶小夏扫清MR的障碍,MR最初那些老人居功自傲处处拿乔,已经久不理事,还要指手画脚。叶婉清心里清楚,却抹不开面子,先前只能由着他们,后来叶婉清不行了。她不能让叶小夏也处于这样被动的境地,就指使季霖大刀阔斧改革机制。时机成熟了,把季霖推出去,叶小夏从幕后走到台前,MR换了天地,换了人间。】
【这些都是历史,也是许多公司老人心照不宣的事。可惜季霖这人低调极了,哪怕所有人都替他不值他也从不抱怨一句。季霖是上个月太子爷上位以后被贬到行政部的,这之后部门里几乎没有人敢和他说话。公司里的人眼皮都是往上翻的拜高踩低什么的都不新鲜,季霖先前都是风云人物这会儿进了最苦的部门,大家都觉得他以后翻身都很难。】
【季霖回头,感激的冲小姑娘翘了翘嘴角,惹得小姑娘红了耳根。季霖不老,他才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模样英俊,身材高大修长,如果不是家里有个嗜赌如命的父亲,他大抵也不会和叶婉清有交集。更不会和叶小夏有交集,他一直算着他和叶婉清那份合约,还有三个月,所以他不在乎叶小夏看他的眼光,也不在意行政部那些人对他的挤兑。】
(快了呢)
【电梯在最高层戛然而止,季霖走出去,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评分

参与人数 1RMB +222 收起 理由
校长 + 22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3

40

学分

349

RMB

2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无

考核分: 15 分

健康值: 96 点

学生种类: 普通生

家庭背景: 贫困


发表于 2019-9-5 11: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小夏其人并没有他的名字那般可爱,如果说他的母亲当初在给他办户口的时候填了这个名字多半是希望他像夏天一样充满朝气与活力,那么叶小夏本人就像是执意要对着干一样,长成了比腊月寒冬还要冷上三分的人】

【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家庭,父母早年离婚,母亲是个女强人,他小小年纪就跟着母亲东跑西跑,母亲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确很不容易,也终归是混出了名堂有了自己的企业,只是这样的环境下叶小夏自然是从小就缺乏关爱的,甚至和他相处时间最久的,还是家里那位帮佣的刘姨,有时候母亲都不太懂他喜欢什么,以至于叶小夏很早开始就显得过分沉默,甚至是有点乖戾和冷漠】

【后来更可笑的是,母亲还给他找了个继父,只比叶小夏大不了几岁,这简直是噩梦,叶小夏每天在家和他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一开始叶小夏以为母亲是老来糊涂,后来却有些怀疑,这个继父完全是来给叶小夏难堪的】

【当然公司里那些人不太知道这些内情,只觉得叶小夏是个阴晴不定的恐怖上司,不开心了甚至能把功臣随意踢到一边,叶小夏自然不在乎外人是怎么看自己的,何况他们说的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嗯?来了?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叶小夏看了一眼来人,又低头看回文件,然后把它合起来,放在自己面前,坏心眼的故意提起这一茬,嘴角还伪装和善的挂着微笑】

在行政还习惯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RMB +222 收起 理由
校长 + 222

查看全部评分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的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2

75

学分

333

RMB

9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组织委员

考核分: 18 分

健康值: 81 点

学生种类: 保送生

家庭背景: 普通家庭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12:51: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季霖大概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在季霖的印象里他和这个名义上的继子为数不多的几次谈话都以叶小夏恶作剧的得逞而告终。季霖其实大抵知道这一类的孩子,因为母爱或父爱的缺失造成的心理阴影,偏执、焦虑、紧张、敏感。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只是他从来不表现出来罢了。】
【季霖给人的印象是一惯的安静,脊背挺得笔直,是一惯低头淡漠的姿势。在公司里他大方随和,哪怕是下面人犯了错也不见他高声苛责。】
习惯
【季霖勾了勾嘴角,回了叶小夏一个笑容,和叶小夏的笑完全不同,他是真的不在意。这种从容来源于叶婉清的离世,他从律师那里拿到遗嘱开始。大概是怕季霖撒手不管,里面清清楚楚的标明期限,季霖需要扶持叶小夏继承MR的总裁之位,并在稳定后五个月自动离开,才能拿到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作为酬劳除了季霖心心念念要拿回的东西还有一笔不菲的钱财足够他在国外安度余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3

40

学分

349

RMB

2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无

考核分: 15 分

健康值: 96 点

学生种类: 普通生

家庭背景: 贫困


发表于 2019-9-5 20: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这种电视剧的桥段大可不必在叶小夏面前上演,毕竟他也不是傻子,母亲去世之后,这个继父却也算安分,替自己扫平了公司上下一些令人头疼的老顽固,但他有什么打算叶小夏也不是猜不出来,他只是没说出来】

习惯……习惯就好啊……

【指尖敲击着桌面,有节奏地一上一下,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然后身子往后靠,整个人舒舒服服地窝在老板椅里,手臂搭在扶手上,抬起眼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季霖,然后歪着脑袋,用左手撑住】

你说,我现在该拿你怎么办?

你的目的快要达到了吧?

【叶小夏白净的不像是个正值青年活力充沛的男孩子,更像是被精心养在玻璃房里的妙人儿,所以他总能和漆黑的皮质座椅形成鲜明对比,下一秒他朝季霖勾了勾手指,然后附在他耳边提醒他】

别做你不该做的,拿了东西就走人吧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的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2

75

学分

333

RMB

9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组织委员

考核分: 18 分

健康值: 81 点

学生种类: 保送生

家庭背景: 普通家庭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21:13: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嗯?
【大抵是没有料到叶小夏会这么直白,亦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两个人的相处方式。比如在家里,季霖曾不止一次在叶婉清和保姆看不见的时候把叶小夏恶劣的抵在墙上,嘴唇堪堪擦过他的耳尖,警告他最好离自己远点。】
【可惜叶小夏似乎只长了个子,没有长脑子,季霖的去留原本就身不由己。公司里的相处方式也不过是季霖刻意拉开的距离,以他对叶小夏的了解,这个谈话也不过是场叶小夏单方面表现出来的虚张声势。】
【季霖从内反锁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刻意松了衬衣最上面的扣子,在叶小夏勾手的时候顺势凑了过去,一手抵在宽大的桌面上,另一只手反握了他的手。】
我想你搞错了,赖着不走的不是我,是你那个自私自利的母亲才对
【季霖无所谓的弯了弯嘴角,随意哼一声,刻意拉长尾音。】
当然,你也可能使我改变了主意,一个企图勾引继父的儿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3

40

学分

349

RMB

2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无

考核分: 15 分

健康值: 96 点

学生种类: 普通生

家庭背景: 贫困


发表于 2019-9-5 21: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叶小夏虽然没得到家庭的关爱,但也从来没被人欺负过,在学校是个小小太子爷,泡过的女孩子不计其数,说是渣男也绝对不会否认,他觉得爱情什么的跟他手里的钞票一样,想要就有,不要就花出去,所以无关紧要,不过是他平淡无味生活里的一些调味剂】

【所以季霖每次在家里明里暗里恶心自己的时候,叶小夏都能气的心律不齐,他又不能当着母亲教训他一顿,多少还是畏惧强悍的母亲,所以只能搞些恶作剧让他不要太猖狂,谁知道他愣是个怪咖,不退反进,果然是母亲看上的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我妈的计划

【一把拍开季霖抓住自己的手,冷笑一声,未免太过高尚了吧,替亡妻管教不孝子,替这没血缘的继子操心这操心那,听起来倒是叶小夏欠他很多,该给他颁一个模范继父奖?】

滚,我不是我妈

【推开季霖,狠狠地警告他,把季霖弄到行政去,就是不想看见他这张让自己恨不得给一拳的脸】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的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2

75

学分

333

RMB

9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组织委员

考核分: 18 分

健康值: 81 点

学生种类: 保送生

家庭背景: 普通家庭


 楼主| 发表于 2019-9-6 06:38: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嗯?
【叶小夏力气不大,所以季霖即便被他拍了手,也没留下什么印子,何况这个时候的季霖真的是被激发了一直藏匿在身的恶劣的分子,它们不断的在空气里扩散发酵。】
【季霖其实在赌叶小夏根本就不知道他和叶婉清的计划。他这么说,不过是试探,毕竟被锁进银行保险柜的东西才是季霖真正的把柄。以他对叶婉清的了解,那个东西也只有在季霖做出什么不利于MR和叶小夏的时候才有机会重见天日。】
【想到那个尘封多年的秘密,被叶小夏推开些许距离的季霖并不恼,他反倒陷入回忆的怪圈中,才被拉开了距离。他能现在安稳度日,完全是因为季塬的死让他一劳永逸。同时也是因为在季家所有人的眼里,季塬死的活该,这样嗜赌如命,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是要下地狱的。所以他们在悲悯着季塬死后承担巨大债务的季霖选择了袖手旁观也忽略了季塬真正的死因。】
这算是被我戳中心事后的恼羞成怒?
【季霖“啧”了两声,欺上前去捏住叶小夏的两边脸颊,他比叶小夏高出一头,这个姿势落在外人眼里既暧昧又和谐。】
小夏,怎么和你霖哥哥说话的?太粗鲁了
【季霖故意加重语气,尤其在霖哥哥三个字的时候,还扬了尾音。这是叶小夏高中在学校惹事后的时候对季霖的称呼,那个时候公司很忙,叶婉清更忙,所以打电话总是被打到季霖这里。现在想来,那是他和叶小夏唯一相处最为融洽的时间,到底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季霖其实并不清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3

40

学分

349

RMB

2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无

考核分: 15 分

健康值: 96 点

学生种类: 普通生

家庭背景: 贫困


发表于 2019-9-8 23: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不时 于 2019-9-8 23:37 编辑

【其实叶小夏并不是真的认识季霖,他的故事就像是路灯光亮之外无尽的黑,水深的连叶小夏都不想掺和进去,若非母亲执意让他做自己继父,叶小夏或许这辈子都不想和季霖有关联】

你不要自以为是了,季霖

【只要叶小夏坐稳总裁的位置,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季霖离开自己的视线,他知道太多叶小夏的事情,而叶小夏却对他一无所知,这是很令叶小夏害怕的,季霖看过叶小夏所有的不堪,脆弱,他却像一阵风,抓不住】

霖哥哥,你醒醒,我毕业了

【叶小夏的笑容里是坏蛋的嚣张,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在学校里闯祸,却还要季霖帮自己买单的毛头小子,他怎么说也经历了很多,包括季霖赐予自己的,叶小夏不想要回忆的东西】
不要……再把我当小屁孩了

【他仿佛可以记起无数个孤独的夜晚里,季霖那张欠揍的笑脸,给他一点点的慰籍,这就是毒药吧,叶小夏反复提醒自己这个事实】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的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2

75

学分

333

RMB

9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组织委员

考核分: 18 分

健康值: 81 点

学生种类: 保送生

家庭背景: 普通家庭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18:50: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傅璟 于 2019-9-9 21:20 编辑

哎~
【季霖勾了勾嘴角,笑了笑,语气亲昵的仿佛叶小夏高中那段时光,他去学校领人,听着老师滔滔不绝列举叶小夏各种恶劣行径,背着老师给叶小夏眨眼睛,安抚他的慌乱\不安\局促\尴尬。第一次叶小夏还疑惑瞪大眼睛看他,再后来就适应了。偶尔也会狡黠的笑笑算作回应。季霖总是鞠躬道歉,处理完事情后,牵他的手,和老师们再见离开。】
【那会儿他也会亲昵的揉乱叶小夏的发型,等他寒了脸,才有所收敛。】
我就说说,说说也不行啊,你怎么这么霸道,嗯?
【季霖松了捏着他脸颊的手,顺带揉了揉那两团软肉,果然年轻就是好,胶原蛋白还在,手感就像是细腻滑嫩的面团。】
张嘴
【季霖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果,撕开糖纸露出红色的外衣带着水果的清香,黏腻的甜味,抵在叶小夏的唇边。】
晚上要一起出去吃还是在家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3

40

学分

349

RMB

2

剧目

年龄: 15 岁

职务: 无

考核分: 15 分

健康值: 96 点

学生种类: 普通生

家庭背景: 贫困


发表于 2019-9-9 21: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叶小夏最后的尊严就是,绝对不会再向读书时期那样,和季霖达成一定的妥协,并且向他祈求些什么,他一本正经的强调着自己的态度,然后不客气的含住季霖送到嘴边的糖果,重新靠回椅子上】

有你这样跟冤家吃饭的道理的吗?

【叶小夏虽然不再咄咄逼人,但也没有真的要和季霖冰释前嫌的样子,虽然叶小夏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在执着些什么,又再闹着什么脾气,但他就是觉得不该这么轻而易举地放过季霖这只狡猾的狐狸】

回家吃什么,阿姨今天没空

【右边的腮帮子圆鼓鼓的,因为里头含着那颗过分甜腻的糖果,叶小夏小的时候患过蛀牙,所以他从小吃过的糖屈指可数,渐渐的也就对甜食失去了兴趣,如果不是季霖执意要给,叶小夏是必然不会放入口中的】

霖哥哥,我牙疼

【其实蛀牙早就被治好,只是在撒娇的时候习惯性提牙疼,然后换取很多不明所以的人对自己的爱怜】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的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一首歌的时间现代校园演戏论坛  

GMT+8, 2019-12-13 00:39 , Processed in 0.633695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